霸道文学 > 全知全能者 > 第162章 夜半钟声到客船

第162章 夜半钟声到客船

鉴天镜对许广陵的帮助有多大?

答案是,大到无法形容,而用数学里的那个符号来说,就是max。

就比如现在的这份信息,就是真真正正万金也不换的,哪怕对非普通修者来说也绝对堪称“无上珍宝”的生机灵液,相比这份信息,和一般的水也没什么区别。

从前世一路修行至今,在道途上,许广陵是经过了多重的非一般跨越的。

而这,大半都是鉴天镜的功劳。

倒不是说离了鉴天镜许广陵就一无是处,特别是大宗师之后,他已经有资格开辟自己的一片天地,包括已有的,包括未知的。

但是。

嗯,但是。

但是任他再怎么“开天辟地”,有些信息,他也是不可能知道的。

那完全是超越自身所在层次的,而且超越了不知多少。

就比如他现在所在的世界体系,小世界和大世界,这个小世界在不久后和另外一个小世界的交接。

他需要在这九年里晋升到某个高度,否则,就会错过一个机会,而那个机会下一次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。

哈雷彗星绕太阳转一圈需要76年,太阳绕银河系转一圈需要226亿年。

这个小世界绕大世界一圈需要多少年?小世界彼此间的距离靠近到接壤又需要多少年?

反正不管多少年,最好不要用“人”的时间历程来对比。

很多时候,会对比得很惨淡。

所以这一次机会,目前看来,可能也是唯一的小世界间跨越机会。

这不是坐公交坐轮渡什么的,五分钟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地一班,错过这次班车,下一次,呵。

而关于他在这个世界的修行层次以及距离“神”的位置,鉴天镜更是用数值的方式标明,让他一目了解。

类似这般的信息,如果没有鉴天镜,他上哪里知道去?

也因此,从很早很早之前,许广陵就知道,当初,他是获得了一份怎样的造化。

甘从式在静修室中待了整整五天,才出来。

这其实算少的了,一个地阶修者一次闭关,十天半月都是常事,而且这些还只是小闭关。

如果是大的、阶段性的闭关,几个月几年什么的都很正常。

经过五日调整,甘从式身上的气血其实还没有彻底平定,许广陵估摸着如果不是他还在这里,甘从式极有可能趁此机会直接来个大闭关的。

而出关后的第一件事,此老就大声嚷着:“小陵子,有没有吃的?老夫快要饿死了!”

许广陵哈哈一笑。

让一个地阶修者感到饿那是真不容易。

生机灵液对甘从式的身体,既是补充,也是冲刷,他现在亟需补充的,不是热量能量什么的,而是物质方面的。

“前辈你且等等,很快就有。”

许广陵说着,然后给老头整吃的。

也不需要怎么复杂,先来一份杂菜汤,一锅汤里扔了几十种树枝树叶草尖藤梢之类的,眼见着锅里的水变成墨绿色,甘从式的脸也绿了。

“小陵子,这……这能吃?”

甘从式简直像是即将遭受迫害似地指着那口大锅。

随着底下火的不断燃烧,锅里的水已经开始冒泡,那浓重的墨绿色中更是开始生出看起来就很诡异的暗红、灰褐色。

同时,味道也绝不好闻就是了。

不要说什么奇香扑鼻,连一点点的香都没有。

所幸也没有什么恶臭。

“前辈,我做饭的水平你还不放心?”

许广陵说着,然后在甘从式确实松了一口气后,他补充道:“这份汤虽然不好吃,但肯定毒不死你的。”

甘从式的脸又绿了。

这个“菜汤”在煮着,许广陵又做另一道,这一道就更没有什么讲究了,鸟蛋,好几种鸟蛋,还有鸟肉,再加上几种小配料,来了一锅杂炖。

许广陵终究没坏了这些天来积累下来的信誉。

那汤虽然看起来确实诡异,那蛋肉杂炖也谈不上精工细作,但味道居然都还很不错。

特别是甘从式此时的状态下,吃这两样很“对口”的饮食,吃着吃着居然还吃爽了口,尤其是那道汤,眼见着大半锅汤都喝完了,甘从式居然还留恋般地舔了舔嘴。

“前辈,怎么样,是不错吧?”许广陵道。

“还行。”甘从式咂巴了一下,“小陵子,这个也就是还行,一点都没有你前面做的好吃。”

老头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在生机灵液还没有彻底消化掉的情况下,不要说什么山珍海味了,就是把高品级的灵果拿来让你吃了,你也会感觉口感粗糙得像渣,而且既淡也无味。

你知道这个你评价“也就是还行”的两样饮食,里面有多大的技术含量么?

许广陵抬头四十五度角地看着西边的天际,有一种锦衣夜行的淡淡忧伤。

朝霞不出门,晚霞行千里。

时值下午向傍晚的过渡时分,天边的白云在夕阳的映照下,开始一点点地镀上色彩,再过大概一个小时左右,大面积的漫天霞灿就会出现。

用前世民间说法,叫做“火烧云”。

恍如童话世界。

会当凌绝顶。

如果站在海拔五六千米以上的山上看着漫天,不,漫地云彩,会是遍地锦绣。

温暖的阳光在身侧洒照,金灿灿的华丽锦缎在脚下无边无际地铺展开,就像一张大到没有边的床,让人甚想躺在上面打滚。

怎么滚都行。

前世,在昆仑山脉时,携着大猫登上峰顶的时候,许广陵不止一次从大猫眼中看出了这样的想法。

那个时候,大猫往往会两只前爪紧紧地扒着山石,然后把头以及身子朝前面探,仿佛要一直探到脚底下的云海里。

有时,它也会钻到许广陵身前的大兜里,然后扒拉着兜口蹭着许广陵,望着许广陵的目光中,仿佛是在说:“你能带我下去(到那锦缎上)溜达溜达吗?”

唔,不是仿佛在说。

经过许广陵持久的灵气栽培,大猫是确实很有灵性的,它的眼神,它的喵叫,会很清晰地传达它的意思。

许广陵也完全能看懂、听懂。

当然,许广陵表达的很多意思,大猫也都懂。

大猫后来死了。

哪怕有灵气的长久滋润,它也没能太过突破自身的寿命极限。

在其离世前,许广陵又带着它去了一次昆仑,携着它登上了第一次攀登的那个山顶。

彼时,许广陵坐在山石上,大猫坐在他身前的大兜里。

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从上午坐到了晚上。

最后时分,大猫仔细地也尽力地舔了舔许广陵的手,然后缩进了兜里,在安心地蹭了蹭之后,进入了睡眠。

和它以前的睡眠一样。

只是不再有呼噜声。

:。: